攻略

监管“紧箍咒”下 游戏企业各种方法“自救”

国内的游戏行业在经过了快速发展之后,在今年的发展增长变得停滞。监管频念“紧箍咒”,市场红利减退,游戏企业感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寒意,游戏寒冬论再度兴起。在艰难困局之下,各大游戏企业都在尝试各种方法“自救”。


进入2018年,游戏企业的日子都不好过,尤其是上市和即将上市的棋牌游戏企业更是如此。在监管的“紧箍咒”下,有的下架游戏断臂求生,如腾讯;有的剥离业务刮骨疗伤,如联众;有的连遭监管问询疲于澄清,如昆仑万维;有的谋求上市逆风飞扬却备受质疑,如家乡互动。


千姿百态,都在“绝地求生”。


今年9月,腾讯宣布《天天德州》棋牌游戏退市之时,大家也曾感觉棋牌游戏“凛冬”已至。只是不曾想到,在监管利刃之下,上市棋牌游戏企业的处境会是如此的艰难,即便是企业逆风上扬谋求上市,也会有诸多质疑。


9月26日,地方棋牌游戏企业家乡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家乡互动)向港交所提交IPO招股书。本是“喜大普奔”的事情,不料招股书才提交两天便被媒体指出调研数据失实,缺乏新品,存在较大监管风险等问题。


无独有偶,近期,因闲徕互娱棋牌游戏子公司,昆仑万维频遭媒体质疑以及深交所问询。早前,就有媒体质疑闲徕互娱存在资金随意划转、高比例分红及业绩真实性等事项,深交所在8月24日向其下发问询函。三度延期后,直至9月26日,昆仑万维才对问询函做出回复。在此问询尚未有结果之时,深交所又于9月28日向昆仑万维下发了半年报问询函,其中亦涉及闲徕互娱。


对于闲徕互娱是否涉赌问题,昆仑万维曾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棋牌游戏业务一直以来遵纪守法,没有发生过一起涉赌案件,经营业绩也一直保持平稳增长。


然而相较于家乡互动以及昆仑万维仅处于接受媒体质疑和深交所问询的状态,联众、博雅互动以及天神互娱面临的问题更为严峻。


天神娱乐同样也遭受棋牌游戏“断臂”之痛,9月22日,天神娱乐旗下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一花科技宣布《一花德州扑克》棋牌游戏退市。或受此影响,天神娱乐创始人朱晔以“对行业和资本的波动性预判不够充分,更无法干预相关政策的疏严”为由辞去在天神娱乐董事会与高管层的工作。


不仅仅是棋牌游戏企业,今年,众多的游戏企业日子都不好过。据Wind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54家网游概念股中有21家公司的收入出现了下降,其中有7家公司的收入降幅超过30%;而归母净利润降幅超过50%的公司达到了12家,降幅在30%以上的也有14家之多。


究其原因,一方面市场增速放缓、人口红利消逝;另一方面,政策监管、企业营收承压。


伽马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050亿元,同比增长5.2%。与过去几年同期相比,增幅出现新低。如果说增速受到了政策的影响,2014-2017年的上半年,行业最高增速也只有30.1%,与之前基本在30%以上的增长不可同日而语。


另外,伽马数据亦指出,2018年上半年,中国游戏用户规模5.3亿人,同比增长4%。自2014年上半年以来,游戏用户规模仅在2015年上半年增长超过了10%,达到14.3%。因此,游戏用户规模天花板渐渐来临。


更为严峻的是,今年,版号审批暂停、网游总量控制以及游戏专项税等政策原因都在影响着游戏企业的发展。目前,不少游戏企业出现营收下滑、产品量下降的情况,其中以棋牌游戏企业最为严重。


今年Q4国内62家游戏企业将发布145款新品,这一数据相比Q3时的46家158款产品有所减少。业内媒体认为,“一方面由于统计范围扩张,名单内的厂商数量已经从46家增加到了62家;但另一方面,游戏总量却出现下跌,从158款缩减至145款。并且Q3时的平均产品储备还有3.4款/家,而到了Q4,这个数字足足少了1款之多。”


基于这一情况,今年游戏企业的股价也呈现出“跌跌不休”的态势。Wind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52家上市游戏公司就有45家的股价下滑,38家的跌幅超过20%。正负相抵后,这52家公司的总市值合计蒸发了约8566亿人民币。


自救


针对行业增速放缓、用户规模触及天花板、监管政策以及业绩下滑,游戏企业也采取了各种各样的“自救”方式。


首先,在股价方面,腾讯、完美世界、游族网络等采用回购股票,释放利好的方式。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13家游戏企业采取了回购市面上流通股的措施,其中猎豹移动、恺英网络、顺网科技等都是上市以来首次回购自家股份。腾讯目前已连续15个交易日回购股票。自9月7日开始积累回购154.75万股,耗资5.3亿港元。


其次,网易、联众、博雅互动、中手游等紧抓“出海”这一救命稻草。早前,出海还是游戏企业彰显实力和财力的加分项,如今出海则成为了游戏企业自救的好方式。目前东南亚、中东、非洲、印度等新兴市场成了出海企业的首选。


“今年游戏企业更重要的是练内功打磨精品,以各种方式低调求生存。”一位游戏行业资深人士表露。


然而,就在部分游戏企业不断优化自身业务,扩展边界之时,亦有部分的游戏企业开始采取“裁员”的方式。近期,业内传言腾讯、网易大规模“裁员”,不过,这一消息被迅速否认。


有上海游戏从业人士爆料,“游戏行业虽没有大规模裁员,但还是有一些中小型游戏公司裁员了,美术是最先被裁的,因为可以外包给外面的美术团队。”


另有广州游戏从业人员表示,“公司招的都是资深从业人员工资较高,但新规之后,公司成本增加,营收没法跟着大幅上涨。现在公司内部已经有裁员消息了。”


上述游戏资深人士也分析称,“从行业的角度来看,监管趋严是在进一步引导国内游戏企业摆脱同质化,走向精品化。版号审批暂停、网游总量控制都将加速游戏产业结构调优。长远来看,现阶段游戏产业的不景气,是产业升级必经的阵痛,即所谓不破不立。”


易观分析师廖旭华则认为,在这一过渡时期,游戏企业尤其是棋牌游戏企业,一方面是要严格管理棋牌游戏,从产品和运营层建立从上到下的合规制度;另一方面是需要提升数据应用水平,从获客、运营、召回等方面去优化效益。


而无论“自救”的方式如何,“活着”就是当前最好的状态。